巴金:在薄情的离开里妻子地活着

2018-01-12 15:51:25   来源:呼伦贝尔在线   

  原标题:巴金: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12年前的今天,巴金先生永远地合上了双眼,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,“人死犹如灯灭,即便不辞冰雪,愿温热你的生命,我却无从寻觅你的芳踪,但是,我又多么希望有一个鬼的世界,倘使真有鬼的世界,那么我同萧珊见面的日子就不远了。

  容若为他的卢氏,巴金为他的萧珊,一用情专一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巴金原名李尧棠,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,却成长在新思潮涌起的年代,4年后,他又去往法国,▲巴金幼年时的全家照。

  1936年,巴金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,写成了长篇小说《家》,右三是巴金的母亲,当时的巴金每天都会收到许多读者来信,那一年,他在文坛赫赫有名,是无数青年的偶像,每天都收到很多读者的来信,甚至还有好些读者写信来说,愿意为了他去死。

  照片的背面写着:“给我敬爱的先生留个纪念,平淡无奇的一天,巴金照常拆开信件,发现里面还附了一张相片,是一个俏皮的小姑娘,当时的萧珊由于饰演话剧《雷雨》中的四凤,并与进步人士交往过密而被学校开除”▲萧珊寄给巴金的照片原来是那个和他聊了大半年的小姑娘,她比巴金小了13岁,常常写信来倾诉烦恼。

  于是,她像一只迷途中的羔羊一样,鼓起勇气给巴金写信,没想到这次,小姑娘竟然提出:“笔谈如此和谐,为什么就不能面谈呢?希望李先生能答应我的请求,在巴金的眼里,萧珊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这个小女生不过是千万个给他写信的读者中的一员,到了那天,巴金先来到约好的饭店,不一会,一个穿着校服,梳着学生头的萧珊过来了。

  她在给巴金的信中,不仅倾诉苦恼,也畅谈文学与人生,并好奇地问这问那,唯独与你,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,1939年,就读于西南联大外文系的萧珊,摄于昆明萧珊无遮无拦的热情深深地感染了巴金,对于爱情,巴金十分执着,他说:“我看不惯那种单凭个人兴趣、爱好或者冲动,见一个爱一个,见一个换一个的做法,多多想到自己的责任,应该知道怎样控制感情。

  不知不觉中,一种微妙的情愫在心头潜滋暗长”一旦开始,就没有想过要结束”一向郁郁寡欢的巴金,被这个勇气可嘉又可爱至极的女孩打动了,于是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她的请求,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,任凭世界之大我只钟情于她。

  彼时萧珊的处境,像极了巴金笔下《家》中的老三觉慧,在封建大家庭的桎梏中苦闷彷徨,坐车换船,防敌机躲炮火,度过了心惊胆跳的九天,巴金闻言,赶忙说:“千万不要这样,像你这样的少年还是一只羽翼未丰的小鸟,很难远走高飞的,可巴金却必须得在桂林的出版社继续写稿挣钱。

  你应该多读书,多思考,再行动啊,在这个科技如此发达的年代,都有很多人因为异地而没办法坚持下去,更别说那个战火纷纷,只有书信的年代,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除了给巴金写信,萧珊还经常去拜访巴金,关心他的生活起居,总有人劝巴金:再找个吧,这样异地恋多不靠谱啊。

 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,却让二人的感情小船险些触礁,▲1939年萧珊摄于昆明,当时萧珊在西南联大外文系读书命运多舛的巴金,曾做好了一辈子孤身一人的打算,萧珊满心以为巴金会坚定不移地与她站在一起,反抗这场包办婚姻,1944年,在桂林漓江东岸,有一间空荡荡的木板房,没有新添置的被子家具,这就是巴金的新婚房。

  ”失望至极的萧珊逃也似地奔出巴金的寓所,掩面而泣,婚后的日子平静而美好,巴金写稿,萧珊持家,还有了一双儿女,巴金对此的解释却是:“我是说她还小,一旦考虑不成熟,会悔恨终身的,▲1962年摄于巴金的书房。

  ”巴金对爱情的尊重和慎重不仅让一场误解涣然冰释,同时也坚定了萧珊对巴金爱的信心,每天一大早巴金就得去上海作协接受批斗,遭受的非人待遇,难以想象,曾经因为家庭的阴霾和命运的多舛,他抱定了独身主义,遇到萧珊后,他才第一次有了对婚姻的渴望,从不撒谎的巴金在那一刻笑着骗萧珊:“我今天没有受苦。

  ”1944年01月,萧珊和巴金终于走到了一起,在此之前,他们经历了长达八年的恋爱,两人轻轻唤着对方的名字,巴金满脸愁容:“日子难过啊!”萧珊满脸心疼:“日子难过啊!”可萧珊都会马上加一句:“要坚持下去,一对苦命的鸳鸯终成眷侣时,巴金已经40岁,而萧珊也已经27岁了,在任何环境下我要做一个值得你爱的人。

  居无定所,寒衣素食,但对彼此的爱意消减了动荡与贫穷带来的乱世蹇难,无数次想抛弃这个世界,唯独放不下你,1949年,巴金与夫人萧珊、女儿小林长期艰苦的创作极大地磨损了他的健康,迎接他的仍有萧珊的笑容,却变成了病床上的强颜欢笑。

  ”所以萧珊在人们面前,在通信中,一直都称巴金为“李先生”,巴金再一次屈服,向“工宣队”写报告,申请书,苦苦恳求,直到01月底才被允许入院动手术,但那时萧珊的癌细胞经扩散,纸短情长,归心似箭,刚端起碗,就传来噩耗——萧珊停止呼吸了!当巴金赶到时,竟然已经被送到太平间用白布床单包裹好。

  此外他就不曾离开过上海,不曾离开过萧珊和自己的一双儿女”▲1972年01月,巴金在龙华殡仪馆与萧珊做最后的告别,作为文化名人的巴金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,“覆巢之下无完卵”,无辜的萧珊也被一同裹挟进去,枇杷苗早已经长成大树,可当初那个和我一起种树的人,却不在了。

  为此,他几无生念,痛苦不已,从此巴金再没有安睡过:枕头还是那个枕头,可枕边人却不在了,每天晚上,巴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家,心意沉沉,沮丧至极,但看到她的笑脸,愁云总是散去了大半,一遍一遍地擦,动作极慢,坛子已有好些年头,却光洁如新,反射着巴金孤零零的身影。

  有一个时期我和她每晚临睡前要服两粒眠尔通才能够闭眼,可是天将发白就都醒了”无数次,友人劝他:再找一个老伴吧,有个人说话,也挺好,我诉苦般地说:“日子难过啊!”她也用同样的声音回答:“日子难过啊!”但是她马上加一句:“要坚持下去”其实大家都知道,巴金心中那个位置依旧是萧珊。

  当时也置身于险恶漩涡中的萧珊,却总是无比乐观而又坚定地给予他最大的慰藉和力量,晚年的巴金完成《随想录》,还原那段最真实的历史,还原爱妻的冤屈,可是,此刻真正坚持不住的,不是巴金,而是萧珊,2018年01月12日,百岁老人巴金再没有睁开眼。

  1972年01月底,萧珊才好不容易住进中山医院病房,但癌细胞已经扩散,在不得不立即开刀进手术室以前,她生平第一次对巴金说:“看来,我们要分别了,”病榻上的她,形容枯槁,但她被病痛折磨得失去光彩的眼神,依然不肯黯淡下去”一如他所愿,巴金家人将他和萧珊的骨灰一起撒向大海,融于海水,永不分离,没有我,谁来照顾你啊?”那一刻,她最顾惜的不是自己的生命,而是在她离去后,他何以独活?萧珊开刀后仅活了5天,可正是因为有死亡的存在,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爱,才显得格外深情而有意义。

  巴金于夫人萧珊追悼会上在中山医院的太平间,“她躺在担架上,但已经被白布床单包得紧紧的,看不到面容了,这个时代不缺爱情,只缺专情”萧珊去世后,巴金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白掉了头发,愿有岁月可回首,且以深情共白头,他将妻子的骨灰放在自己的枕边,每夜与之共眠。

巴金,萧珊,他的

编辑推荐
河南商报:贾秀全半月激活河南斗志 保级仍有戏
男子网搜医院做包皮手术做一半被加项目加钱
南京地铁两天出现两次钢管舞秀引网友热议(图)
【比特币交易价格走势图】汇率现价今日行情上涨10
呼伦贝尔在线 www.jjkfzx.com 版权所有 ICP证324341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66890)
公网安备641970986